<tt id="vpuoc"></tt>
  1. <wbr id="vpuoc"></wbr>
  2. <ruby id="vpuoc"></ruby>

  3. 咨詢熱線:

    135-3380-6942

    您現在的位置是:廣州知名律師刑事特區>成功案例> 文章頁

    【經濟職務刑事部緩刑案例】| 假槍被控真罪,無罪辯護換取緩刑

    來源:網絡作者:未知時間:2018-12-13

      近日,廣州盈科經濟職務刑事部何才荊、江曉琪律師收獲了一件緩刑成功案例。檢察機關指控被告人構成非法買賣槍支罪,建議法院判處三至四年有期徒刑。辯護律師認為在涉案交易中被告人主觀上無買賣槍支的故意,并且本案槍支鑒定程序嚴重違法不能作為證據。辯護律師堅持被告人無罪的辯護意見,終于換得被告人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并適用緩刑。

    基本案情

        2018年1月,賣家潘某(同案犯)因微信故障,買家無法聯系于是找到被告人幫忙聯系,在被告人的中間協助下雙方最終完成了交易。3月初,被告又代理另一名網友向賣家潘某購買了槍支。涉案槍支的交付均是由潘某將氣槍拆分為散件的方式直接向買家發貨,而根據本案兩位買家所述,所收到的槍支配件不完整,分別缺乏槍托和八字夾,不能組裝成完整的槍支。2018年3月中,被告人因非法買賣槍支被清遠市公安機關跨省抓捕。

    辯護措施

     

        辯護律師幾次會見過程中,被告人均反復強調第一次交易是出于好心幫忙聯系,在從賣家知道價格之后就以同樣價格反饋給了實際買家。經過團隊分析和研究,辯護律師堅定認為被告人沒有買賣槍支的主觀故意,而且,本案認定有罪的關鍵證據《鑒定書》存在嚴重瑕疵。鑒于此,辯護律師決定為被告人做無罪辯護:

        一.被告人僅是居間介紹,并未進行槍支買賣

        被告人不是買賣雙方中的任一方。買家因聯系不上賣家潘某而請求被告人幫忙聯系,在被告人介入之前,實際買賣雙方就已經確定了,被告人非其中任何一方,不具有非法買賣槍支的主體資格。

        被告人并未實施買賣槍支的行為。在交易過程中,被告人是按照買方指示的購買信息向賣方聯系的,被告人本身并無買賣的行為,其行為應界定為中介行為。

        被告人主觀上沒有購買、販賣的故意。被告人是經買家的請托,出于對朋友的幫助,向賣家詢價并轉達買家的需求。在本次交易過程中,除了幫助買賣雙方傳達意思表示外,其本人并沒有買賣槍支的意思表示。

        二.作為本案關鍵證據的《鑒定書》嚴重違反法律規定

        首先,買家所購買的氣槍配件未達到數量標準,依法不能認定為槍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制造、買賣、運輸槍支、彈藥、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司法解釋》第七條“非法制造、買賣、運輸、郵寄、儲存、盜竊、搶奪、持有、私藏、攜帶成套槍支散件的,以相應數量的槍支記;非成套槍支散件以每三十件為一成套槍支散件計”,《公安機關涉案槍支彈藥性能鑒定工作規定》中規定:只有“凡是制式槍支彈藥”或“凡是能發射制式彈藥的非制式槍支”,缺少個別零件的可認定為槍支,否則,缺少零件不能組裝成槍支的,均應按照司法解釋規定按照零件數量折算。買家購買的氣槍,既不是制式槍支,也不能發射制式彈藥,還缺少槍托,應當按零件的數量折算,因其數量少于三十件,不能認定為“一只槍支”。

        第二,《鑒定書》的鑒定程序不合法。依據《公安機關涉案槍支彈藥性能鑒定工作規定》(以下簡稱“《工作規定》”)第四條要求,“對槍支彈藥的鑒定需要經過鑒定、復核兩個步驟,并應當由不同的人員分別進行”。但《鑒定書》中明確顯示鑒定結果沒有進行復核程序、更沒有復核人簽名。

        三.本案管轄權存在爭議

        本案六名被告人、涉案相關買家及賣家的住所地、收貨地、發貨地均不在清遠市。依據《刑事訴訟法》以及《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的規定,公安機關對本案沒有偵查權。

      “假槍真罪”背離刑法謙抑性精神

      

       為了嚴控槍支管理,保障社會治安,2010年修正的《公安機關涉案槍支彈藥性能鑒定工作規定》明確:不能發射制式彈藥的非制式槍支,發射彈丸的槍口比動能≥1.8焦耳/平方厘米,一律認定為槍支。這個標準是相當低的,動能相當于青少年可以在淘寶上隨意買到、沒任何管制限制的彈弓威力的八分之一。而與世界各國相比,我國公安部對“槍支”的認定標準偏于苛刻——法國確定槍支的動能標準為39焦耳/平方厘米,德國78焦耳/平方厘米,美國78焦耳/平方厘米,俄羅斯234焦耳/平方厘米。

        近年來,大量仿真槍、玩具槍涉案當事人被入刑追究刑事責任,不少案例被媒體報道后,一度成為社會熱點,并引發公眾和法律界的廣泛質疑。僅2016年以來,相關當事人因仿真槍、玩具槍等“槍形物”被認定為槍支而遭受刑事處理引發社會熱議的案件,就有福建大男孩劉大蔚案、天津大媽趙春華案、遼寧預備役軍官于萌案、浙江警官錢衛強案、湖南株洲葉某案等。這樣的槍支認定標準導致不具有社會危害性或者社會危害性很小的行為均被認定為犯罪,有擴大刑法打擊范圍之嫌,背離禁止處罰不當罰行為的刑罰原則。


    久久久亚洲精品无码,拿尿精子灌满她的肚子,日韩人妻无码精品系列专区

      <tt id="vpuoc"></tt>
    1. <wbr id="vpuoc"></wbr>
    2. <ruby id="vpuoc"></ruby>

    3. 添加微信×

      掃描添加微信